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SQMKSI | 27 June, 2016 | 一般
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。乍暖還寒時候,最難將息。三杯兩盞淡酒,怎敵他、晚來風急?雁過也,正傷心,卻是舊時相識。滿地黃花堆積。憔悴損,如今有誰堪摘?守著窗兒,獨自怎生得黑?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、點點滴滴。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瞭得!

——《聲聲慢》李清照

窗外飄著雪花,而手捧的詞卷裡,卻處處彌漫著秋菊的清香,靜默裡,仿佛連心緒都被染上瞭一層秋霜。對於今年的第一場雪,我並沒有想象中的那般激動和愉悅,隻覺這抹素白,太過純凈,太過出塵,與風塵起落的浮世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過於美好的事物總是遙不可及,曾經也想過留住雪的晶瑩和美麗,可落入手心的,卻隻是一瞬間便消散的涼意。漸漸地,不願再做徒勞的挽留,隻是靜靜地看,遠遠地看,就像是做瞭一場夢,夢醒時,一切還是初時的模樣。燃爐賞雪,倒不如簾外弄菊,在一首《聲聲慢》裡,淋一場花雨,采幾瓣秋思,醉半世飄零。

菊花遍地開的時節,帶有“霜葉紅於二月花”的詩意,也透著“無邊落木蕭蕭下”的薄涼。在這樣的深秋裡,有些人喜歡於輕歌曼舞中采擷紅葉,有些人喜歡在庭前屋簷下靜待落花,有些人喜歡在蒼穹天幕下坐看雲起,有些人卻隻能在寂寞疼痛中,默數清寒。什麼樣的心境,便會看到什麼樣的人生。美麗和詩意就像那人間四月天,永遠隻屬於心有所系,愛有所依的人。秋天,亦是個容易懷想的時節,也許,一陣清風,便能夠抖落層疊交織的記憶,一片落葉,便能夠泛起心底淡淡的疼。

也許李清照在歲月靜好、現世安穩時,面對如此深秋,會心情愉悅的同丈夫趙明誠一起庭下漫步,簾外賞菊,抑或是湖上泛舟,賭書潑茶。因為那時的她,有愛情的溫暖,有傢庭的幸福。雖然古時,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,但李清照卻是嫁對瞭人,找到瞭夢寐以求的真愛。那時的她,有著清麗淡雅的容貌,斐然卓越的才情,頗有聲譽的傢境和舉案齊眉的婚姻,仿佛集萬千女子所祈盼的幸福於一身。也正因如此,李清照在那個時期所填的詞,充滿瞭女兒傢的柔情和婉約,也有著對美好生活的熱愛與眷戀,讀之,令人心醉不已。

而宋代的另一位與李清照齊名的才女——朱淑真,卻沒有這般好命,她的丈夫是一位文墨不通,貪戀酒色之徒,性情柔弱的朱淑真,在婚後備受丈夫欺辱,甚至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。最終也是因那樁不幸的婚姻而抑鬱早逝,唯留下一冊《斷腸集》低訴著她悲涼的一生。有時,人的力量就是這般薄弱,抵不住現實的風霜,和命運的捉弄。人常說,愛情是人生最大的考驗。是呵,每個人都想找到那個一生相伴的良人,隻是,茫茫人海,相遇實在太難。即便能夠找到真愛,也未必能夠經得起時光的消磨,和現世的風浪。

朱淑真如此,李清照亦是如此,面對人生的舛錯,隻能任由其擺佈而無能為力。公元1127年(宋欽宗靖康二年)五月,金軍大舉入侵,俘虜瞭宋欽宗和宋徽宗,北宋滅亡,而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也在此後的兩年裡,病逝。手中的餘溫還尚未冷卻,現實的風霜便已來襲,打的人措手不及,又沒有絲毫回旋的餘地。看慣瞭春花秋月的李清照,一時間隻覺天塌地陷,心神俱裂。是怎樣的悲憤才會讓這樣一位舒婉的女子迸發出“生當作人傑,死亦為鬼雄”的吶喊,又是怎樣的哀怨才會讓這樣一位熱愛生活的女子低泣出:“尋尋覓覓,冷冷清清,淒淒慘慘戚戚”的無助!

李清照將丈夫安葬以後,追隨流亡中的朝廷由建康(今南京市)到浙東,避難途中,飽嘗顛沛流離之苦,就連最後一點傢藏也幾乎喪失殆盡,境況極為淒涼。一個人在最艱難、最無助時,最易懷想,也最易念及自己的親人。多少個孤寂難捱的日夜,她尋尋覓覓,不停的呼喚,隻為祈盼那先行而去的丈夫能夠魂兮歸來,帶給她一絲希望,一點支撐下去的信念。然而,回答她的除瞭枯瘦的黃葉,便是過路的寒風瞭,她的最後一份念想也在這冷冷清清的境況下,變得蒼白而無力。李清照從來不是一個輕易服輸任命的女子,但她這次是真的累瞭,倦瞭,真的感到瞭力不從心。一句“淒淒慘慘戚戚”如怨如慕,如泣如訴,直讓人不忍卒讀。

深秋時節的天氣驟冷驟熱,讓那本就虛弱的人兒更加難以調理身體。“三杯兩盞淡酒,怎敵他、晚來風急?”縱是喝上幾杯溫熱的薄酒,也無法抵擋那晚間突起的寒風。她真的感覺好冷,從心冷到四肢百骸,國破傢亡的痛苦,流離失所的淒迷,就如一根長滿瞭刺的荊藤,時刻包裹著她的心,而她,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一顆心流血、受傷,卻無能無力。她不禁想到瞭那些溫暖的日子,那些與丈夫並肩遊街、選購書畫,又一起在玉案前做金石研究的日子,多麼充實,多麼快樂。如若那是一場夢,她寧願永遠不要轉醒。

“雁過也,正傷心”,然而,那些溫暖而美好回憶,非但沒有給她帶來些許寬慰,反而令她更為傷心,是呵,她回不去瞭,再也回不去瞭,就連那南飛的大雁都似在提醒她,夢已碎,人亦非。“滿地黃花堆積。憔悴損,如今有誰堪摘?”窗外綻放的菊花,因風霜的侵襲而顯得灰敗憔悴,一如此刻的她,被現世的動蕩,滄桑瞭容顏,也蒼老瞭心。“如今有誰堪摘”,似在問花,也似在問自己,都說女為悅已者容,可當那個人已經不在時,又有誰能夠讀懂她的心呢!她從不敢奢望什麼,隻求命運不要在釀制災禍,讓那一顆幾近破碎的心,走向凋零。

漫長的白日無時無刻不在吞噬著孤寂的靈魂,要怎樣做,才能夠讓自己熬到黑夜啊!因為天黑瞭,就可以遮住那泛著相思的紅葉,可以掩去那薄涼而憔悴的黃花,可以不再面對那冷冷清清的境況,她的心已經很痛瞭,真的不想再痛。“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、點點滴滴。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瞭得!”窗外突然下起瞭淅瀝的細雨,打在屋簷上,窗子上,梧桐樹上,噼啪作響,像是在哭泣,又像是在低訴那緣起的從前。那麼多的經年往事,就在這濕潤的柔情裡,流淌而出,剪不斷,理還亂。

她多麼想沉浸在回憶裡瞭此殘生,可現實的冰冷又讓她不得不重新轉醒。這種生不如死的煎熬,怎是一個愁字可以包容的瞭!隻是她不能放棄自己,她還有心願未瞭,那就是完成丈夫生前尚未完成的金石研究,與之相比,自己的痛苦又算的瞭什麼!也許,這便是愛情的力量,它可以戰勝一切磨難,超越生死。當一個人將愛視為生活的動力,信念的支撐時,世上已無任何事物可以牽絆住她的腳步。

人生看過春花秋月,看過滄海桑田,總有一段艱難的路程,需要自己一個人走。那些邀約好同行的人,也許會被現實的風霜沖散,也許會被天人的距離永隔,到那時,離愁別恨和孤寂無助將會充斥著我們的生活。就像一盞明明滅滅的油燈,吐露著微弱的光,而這最後一點希望,也許就是那至死不渝的愛。愛過知情重,醉過知酒濃,紅塵陌上,不求有一場驚鴻的初見,隻願一生一世一雙人,愛過,無悔。

文:笑紅塵QQ:786835068



愛,沒有密碼
踉蹌
北韓兩次射彈 聯合國:無法接受


美國Diono 抗UV 推車遮陽罩【優生】布質寶寶學習球(粉)新加坡Spinkie蝴蝶枕-小宇宙
taf toys-車內座椅玩具系列-汽座遊戲納尼亞NANIA 0-4歲安全汽座(花豹灰)純棉嬰兒超大號吸水防水隔尿墊
留言(0) | 引用(0) | 話題(插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