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SQMKSI | 16 June, 2016 | 一般
10多年前,我第一次踏上鼓浪嶼的土地。從擁擠的碼頭走出來,就在那棵大榕樹下,劉姐姐很很豪邁地對我說道:這,就是舉世聞名的鼓浪嶼!

慚愧的是,孤陋寡聞的我,當時對鼓浪嶼的瞭解僅僅局限於那首膾炙人口的【鼓浪嶼之波】。

這麼些年下來,每每親朋來廈門,鼓浪嶼是必去之處,沿著龍頭路那條彩色甬道,一直走一直走,日光巖,菽莊花園,大德記浴場,鄭成功雕像都會走遍。間或會在路邊的小店小攤流連徘徊。這基本是我的鼓浪嶼之行的固定模式。某次由於不小心,我誤闖到瞭泉州路,我這個路癡,看著路標,在九曲回腸一樣的巷子裡兜兜轉轉卻怎麼也摸不到鋼琴碼頭瞭。費瞭好大的勁,問瞭無數的人才從迷宮中轉出來。這使得我更不敢輕易脫離擁擠跟繁華龍頭路。

我知道鼓浪嶼有萬國建築博覽之稱,但我去看過的除瞭人盡皆知的菽莊花園,就是那個常常出現在明信片上的紅屋頂---八卦樓,還僅限於屋頂。

每每假日,報紙上總有鼓浪嶼快被擠沉瞭的報道。這個時候,我就知道,這些寸步難移的遊客,基本都堵在龍頭路上瞭。

這些遊客恐怕永遠都不會相信,鼓浪嶼有空無一人的小巷子,也有兀自開放,熱情似火的石榴花。還有曼妙空靈的曼陀羅花。

看著那些隻有藤蔓獨自在風中飄搖的小巷子,那些枝蔓攀援覆蓋的圍欄,那些靜默不語滿目滄桑的雕欄畫棟,哪怕是慵懶閑散地隨意倚靠,都美的似一幅畫,妙的像一行詩。

這樣的巷子,不必急,慢悠悠地晃蕩才算不辜負瞭它。

除去那些高大氣派的豪宅,我還看到瞭很多樸素的房屋。門柱就兩根灰色水泥本色的石柱,尋常的生瞭銹的鐵門緊閉。圍墻也是毫不起眼毫無特色的水泥圍墻。但是就因為濃密的爬藤遮滿瞭門樓,就顯出瞭那麼點的素雅跟沉靜來。我就忍不住地好奇,裡面究竟住瞭怎樣的人傢。

一路上看到瞭好幾對在以舊別墅為背景拍婚紗照的新人。嬌羞美麗的新娘,身著潔白的婚紗,隻那麼靜靜地立在那裡,不言不語,也無需什麼刻意的表情跟造型,就是一副畫,我就偷偷拍瞭這麼一張,隻匆匆而過,隨手一拍,還是那麼美好。

在瞰青別墅裡,梔子告訴我們那些樓梯的扶手都是當初別墅最初建起來時的原裝,正經的紅木。包括大門也都是紅木。我隻知道紅木名貴耐用,其他也就不瞭解瞭。況且那麼門啊,扶手啊,都塗著厚厚的暗紅色的油漆,實在看不出什麼名堂來。

震撼住我們的是露臺的地磚。看起來就仿佛上世紀80年代時興的花色地磚。其實這些地磚,也是別墅的原裝,就是說,從1928年起,這些地磚就鋪在這瞭。1928年?現如今,1928年出生的人,還有幾個呢?但是這磚還是完好無損地鋪在這裡。我低頭細細看瞭看,並無什麼大的破損,隻是光滑的釉面上出現瞭細密的裂紋,那紋路卻有幾分汝窯瓷器的冰裂紋情趣,細密無規則。

在宮保第還是哪裡,我跟梔子隨意閑走。她指瞭指附近一處舊宅,說她就出生在那宅子裡,在這附近長大。因為附近有小學,她的奶奶總會拎著一隻保溫瓶,在小學生放學的時候,在那個丁字路口賣冰棒。每次賣完冰棒回傢,她們都要急吼吼地問奶奶有沒有剩下的冰棒,運氣好的時候,會有殘缺不全無法賣出的冰棒,奶奶會趕忙拿出來給她們吃。即便冰棒全部賣光,保溫瓶裡總會有一些冰棒融化後的甜水,那甜水倒進碗裡,也是一種美味。

梔子說的動情,我聽的動容。

這才是真實的鼓浪嶼,有煙火氣息,閑適,平淡,清平,但總是帶著淡淡的溫情。

這樣的鼓浪嶼,行走其中,不經意間就會聽到不知哪傢傳出的叮咚琴聲,像是要印證這琴島的稱謂一般。

據說,現在越來越多鼓浪嶼原住民在逃離鼓浪嶼。因為鼓浪嶼越來越不適合居住瞭。

但看看龍頭路上密密麻麻的人頭,就令人毛骨悚然,更不必說那些一夜之間冒出來的無數燒烤的攤子,鼓浪嶼驟然被變成瞭一個龐大嘈雜的大夜市。

那些四處潮水般湧來的遊客,匆匆上島,跟著各色貨真價實的野導四處野遊一番,聽著鄭小英是鄭成功後代的解說,戴一頂新買的草帽,插一朵雞蛋花,至多再爬上日光巖,逛圈菽莊花園,就算遊完瞭鼓浪嶼。

這是鼓浪嶼之恥,但,又是什麼造就瞭這鼓浪嶼之恥呢?

急功近利地過度消耗著鼓浪嶼。

這個1。.78平方公裡的小島,如果它會哭泣,一定會哀哀悲泣到泣血。

我不知道,會不會有一天鼓浪嶼也會淪落到烏鎮一樣,人們像看猴子一樣窺視著原住民的生活,一舉一動都是遊客的看點。那真真就太可怕瞭。

一路走來,我當真沒有聽到傳說中隨處可聞的琴聲。

舉世聞名的鼓浪嶼,你當真面臨沒落瞭嗎?

有夢不覺歲月寒
羞澀的年華,永恒的情誼
菩薩為何低眉


國家地理 National Geographic NG MC2550 地中海系列 中型托特包30秒冷泡茶-山丘上焙烏品嘗款iForm 智能黏土
【COMOTOMO】矽膠奶瓶單瓶 250ml英國Organix 有機寶寶蘋果米餅6包組30秒冷泡茶-又一春青茶品嘗款